龟咯乡区人口严重外流‧修文学校仅剩50学生

星洲日报2010.12.19


龟咯乡区人口严重外流‧修文学校仅剩50学生


(柔佛)面对笨珍县龟咯乡区人口外流的冲击下,拥有84年历史的龟桥修文学校面临学生来源锐减的危机。该校从一间全盛时期拥有300名学生的中型小学,学生人数逐年锐减至目前仅有约50人的微型华小。

创办于1926年的修文学校,从店铺式私塾学校发展至今不断完善其设施。在2002年耗资近90万令吉打造全新校舍,拥有完善的设备和舒适的求学环境,校舍也足够容纳300名学生。

该校占地约一英亩,校园面积虽然不大但设备完善,拥有综合礼堂、教师办公室、6间课室、音乐室、生活技能室、图书馆、科学室、视听室、食堂、幼儿园及篮球场。
该校设备先进,设有卫星接收器,1至6年级学生都有机会上计算机课程,学校储备金也充足。

明年新生仅1人报读

根据校方,明年新生只有1人报名,今年毕业生为12人,加上5名巫裔学生可能在明年转校至小学,使学生人数剧降30%至38人。该校于2009年学生人数为69人,2010年学生人数为54人。

该校担心明年开学万一没有新生报到,教师人数将被迫减少2人,使学校师生规模进一步萎缩。

副校长吴美麦指出,明年唯一的新生,其父母一度担心没有同学作伴及没有群体生活而考虑转校,但校方将作出安排,让新生和高年级同学一起上课。

学生人数每况愈下,引来前任笨珍华人社团联合会主席梁传青及校友拿督陈英文的关注。该校董事长徐敬贤、家教协会主席洪德峰、副校长吴美麦及笨珍发展华小工委会陈亚栋也就此课题会面,做出一番探讨。

陈亚栋建议3区华校整合

陈亚栋表示,龟桥在缺乏就业机会下,年轻人为求谋生而搬至市区或大城市,导致乡区小区规模缩小,学校人数来源也减少。

他透露,笨珍文律乡区的微型华小同样面对学生来源锐减的问题。他曾提议将当地一间仅剩13名学生的微型华小搬迁至人口密集市区但不成功。

他说,整合资源是务实的做法,建议将龟桥、直落吉兰和龟咯山顶的华校整合。
徐敬贤指出,学校在高峰期有300名学生,新校舍在2003年落成时,学校大约有130人。

洪德峰则表示,为了维持老师的人数,该校在80年代末期曾向邻近华小“借用”学生。

年轻人口往外迁移 小镇剩老人与小孩

距离笨珍市区约15公里的龟桥,是笨珍县内典型的小镇,保持20世纪的淳朴风貌,绝大部份居民是小园主和农民;小镇上只有一排木板商店,街道一目了然。由于上世纪交通不发达,从直落吉兰至龟咯渔村约10公里范围,每隔数公里便建有一间华小。

综观华裔人口状况,这里原住有130户居民,但随着年轻人口往外迁移,小镇只剩下老人与小孩。

镇上屈指可数的商店也不断减少,杂货店从4间减少剩下2间,经济活动没有进展。

居民忧变老人村

居民除了担心华校因为人数越来越小而关闭之外,也担忧这里变成只剩下老人留守“危村”。

洪德峰说,居民曾建议引进大专学院,或者中小型居民住宅区,刺激地方上的经济活动,留住人口。

他分析说,修文学校的学生来源剧降,主要是因为这里没有花园住宅区,没有工业区提供工作。在缺乏就业前景下,年轻村民不断搬离,近年至少有10户居民已搬迁至笨珍市区。

徐敬贤表示,小镇上的店屋,土地皆由大地主拥有。商家租地建屋,由于担心地主随时收回土地,因此不敢重建扩充,使街道保持上世纪风貌。

校方储备金足无后顾之忧

也是校友的企业家拿督陈英文除了捐款30万令吉协助修文学校重建,也在数年前捐款5万令吉给校方作为学生奖励金,校方存款加上利息收入,使校方储备金充足,无后顾之忧。

该校的小六评估考试奖励金为笨珍县奖励金最高的,一度奖励全科A考生高达5千令吉,令人津津乐道。现在奖励调整为全科A获1千令吉,6科A获500令吉、5科A获300令吉、全科及格也有200令吉。

吴美麦透露,该校2010年小六评估考试成绩不俗,平均等级为2.20,全科及格率逾60%。该校明年缺2名老师,正在聘请临教。

Posted in 2010, 2010~2019, 依年代划分, 州属, 柔佛, 笨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