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祯禄爵士在全马华校董教及马华公会代表第二次联席会议上的讲话

《教总33年》~历史文献 页327~328

1953.04.19

 

陈祯禄爵士在全马华校董教及马华公会代表第二次联席会议上的讲话

 

诸位:

    中华文化的伟大时代和延续不断确令人心响神往,在丰富的中华文化流脉里稳藏了不知多少的珍宝,这是西洋卓越的汉学家们如赫勃查尔氏研究中国的文学后和细嚼中国伟大作家的热烈文字后所得的结论。

 

    譬如中国的易经,无可疑议是世界文学里最重要著作的一部,中华的两大哲学潮流,儒学与道学,都是渊源于此,不但是中华哲学,甚至科学与政治都不断从这个智慧的源泉援引出来的。

 

    『易经』包括一个科学的原理,与西洋的因果论完全逼异,易经的科学并不是建立在因果律而是建立于另一种原理,或者可以称为并发律,根据易经的科学,时间好像是一种具体的延续,其特性或者基本性质乃在不同的地方及以因果律不能解释的形式下同时表现出来,根据并发原理,任何在特定时间内发生的事物皆无可避免地具有该时间内独特的本质,换句话说,在这个时间产生或完成的事物具有这个时间的特质,这些都足以表明具有高度智慧的中国人曾经产生一种科学,这个科学的标准著作就是易经。

 

    中华文化可以看为大同世界论的摇篮,(如天主教之神律)『礼记』和『易经』一样同为五经之一,此五经为五大经典,包含中国圣人对各至高问题所论的真理,在礼记里面孔夫子把人类文化的理想阶段称为大同,他说: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陆,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诸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中国乃是唯一现存的国家在求将这个理想实现和把它交织于政治机构之内,为此之故,华人之本质绝无种族偏见或宗教偏见之存在,华人一到外国与其它

 

 

民族混居,及体会其它民族文化及心理反应后即有能力和其它民族站在共同的直觉观点上,此种能力乃任何民族所无者。

 

    孔夫子的『四海之内皆兄弟』的理论为传统的中国古典基本原理之一,际此国际风云紧急之秋,一个适于今日的哲学还是需要儒家哲学的智慧及没有时间性的社会意识(尤其关于政府的问题),以及道家哲学的神秘主义和自然意识。

 

    汗牛充栋似的中国文献,包含着古典的中国哲学,对于在形成中的统一马来亚联合邦行将建立的共通马来亚文化,及生活方式是可以作极有价随的贡献。

 

    一位大师曾经说过,『温柔者有福气』,除了其它精神上的美德外,战争的咒咀,容忍及无限的耐性把中华人民塑成一个民族。

 

    这个地球,恶毒的贪婪,野心,憎恨以及战争病源,尚可能循着传统的中国精神的路径自己医愈自己。

 

    为什么华文教授要在马来亚国民教育制度内占有适当和相当于其价值的地位?有力原因,就是对于三百万在本邦的马来亚华人母语的教投乃最首要者,母语乃是获得母慧真实的媒介,同时也是生下来就获得的。

 

    通过母语婴孩最先学习它所见,所感觉,所尝,所听的名称,认识亲戚的连系与辨明善恶,因此之故,所以在所有教育上最首要者应为训练儿童确切地自由她应用其母语才是。

 

    同时我们同意英文应为马来亚的基本语言,而了解通俗的马来亚语言以为民族间通往的另一媒介也是必要的,英语不单是马来亚生活上的工具,甚且通到世界文化的锁钥之一,它也是通到更广大的智慧生活的大路,所以我以为你们也应明暸教授英文在所有华文学校的必要性,且一般英文程度应逐渐提高使达到相当的水平,俾所有在学校的学生都能够讲写流利的英语。

 

    最后,在团结则是力量的原则下,我愿衷心拥护马华公会联合所有华校董教而组织马华公会哗文教育中央委员会之计划,假如华校董教与马华公全能把我们所有的力量联合集中起来,我们一定可以使马来亚华文教育的整个体系置于坚强,稳固和令人满意的基础上,华文方言教育的整个体系必可得到坚固,持久及稳定的基础,致能在各方面成功地有效地完成它的使命,团结罢!联合实远胜于巫术!

 

 

Posted in 1950~1959, 1953, 依年代划分 and tagg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