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才的3位唐老师

星洲日报2021.08.27星期五

 

育才的3位唐老师

Text & Photo—洪维聪

 

育才出现了3位唐老师!

 

学生要怎么称呼呢?大唐、小唐、小小唐;或者大唐、中唐、小唐?我就觉得应该是:老唐、大唐、小唐才对。大家认为呢?

 

今年3月间,大女儿唐慧与小女儿唐圆盈,来到我执教的吉兰丹州吉赖育才华小进行教学观察,我把我们父女仁与校长符杰俊的合照贴上脸书时,写了这么一段话。

 

其实,我两个女儿还在教师教育学院(IPG),大女儿明年才毕业,小女儿则得3年后才毕业。

 

今年已经是我执教进入的第31个年头,1989开始被派到吉赖育才华小至今,从一而终,不曾转校。

 

我秉持“传道、授业、解惑”的原则教导学生,不单单教导学生知识而已,还要引导学生将来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和责任感的好公民。

 

后来,看到学校道德教育在内容上的不足,发心在外头的佛教团体开办佛学班并且教导学生《弟子规》,尽量弥补学校课堂上的不足,灌输学生做人的道理。2名女儿的学业都很标青,她们以优异的成绩投身杏坛,对她们的期望很好,希望她们将来毕业后好好教导学生,同样以传道、授业、解惑的原则来教导学生。

 

这2个女儿在还没进入小学阶段就在佛学班听课,耳熏目染、潜移默化之下,也对教师这行业萌发了兴趣。

 

现在,女儿在冠病疫情中加入教育行列,这无形中让她们可以学习在另一种形式下进行教学的技能。

 

学生在家里居家学习,虽然无法面对面授课,不过,却可拉近老师与家长的关系。遇到需要解决的问题,也可以马上联系家长,共同寻求解决方法。

 

 

女儿们来到唐老师执教的华小进行教学观察,父女任与校长符杰俊(右二)的合影。)

 

Posted in 2020~2029, 2021, 依年代划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