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少砍伐 修复森林 砂沙救土地保育人猿

星洲日报2021.08.19

马来西亚世界自然基金会/供稿

 

减少砍伐 修复森林 砂沙救土地保育人猿

 

沙巴和砂拉越在生物多样性保护领域,有许多值得骄傲之处,不仅是兴盛生态系统及丰富的动植物群家园,也是世界上最大树栖哺乳动物—婆罗洲人猿(Bornean orang-utan)的家园。婆罗洲人猿是3种人猿品种之一,属亚洲唯一大型猿类。

 

婆罗洲人猿种别

 

婆罗洲人猿有3个亚种,即东北部婆罗洲人猿(Pongo pygmaeus morio),栖息于印度尼西亚加里曼丹东部和沙巴、西北部婆罗洲人猿(P. p. pygmaeus),栖息于印度尼西亚加里曼丹西北部和砂,以及西南部婆罗洲人猿(P. p. wurmbii),栖息于印度尼西亚加里曼丹西南部和中部。

 

婆罗洲人猿过去数十年面对各种威胁,导致数量减少。1973年,婆罗洲有约28万8500只人猿。然而到了2016年,数量减少近三分之二,只有10万4700只。

 

在马来西亚,婆罗洲人猿数量一直可观,预计在沙砂有1万3000只野生人猿。这些数字可视为稳定,然而,人猿数量稳定,不表示就可坐视不理。反之,提醒我们必须采取更多行动,继续保护森林里的人猿。

 

马来西亚世界自然基金会(WWF-Malaysia)保育总监陈作焜指出,作为沙巴生命景观计划三大支柱(保护、生产、修复)之一,森林修复是该会倡导的主要工作之一,这是作为人猿保育一种方式。人猿生存面临两个主要威胁,包括森林砍伐导致失去栖息地、土地转换为农业地,以及基本设施发展。作为树栖动物,树木对人猿非常重要,不仅是庇护所,也是食物来源和活动之处。

 

该会在沙巴比顿山森林保护区进行森林修复工作是最佳范例,比顿山坐落沙巴拿笃’2007年,该区是严重退化及破坏的森林。该区也非常偏僻,在北部和东部有油棕园,南部是西加玛河,是约300只婆罗洲人猿的家园。

 

该会2007年与沙巴森林局推行森林修复计划,在开放和空旷区域种植快速生长树木及各种果树。修复计划超过十年才完成,2019年已修复2400公顷土地。

 

在拿笃以东偏远一带,当局也正努力修复退化森林,并在巴加合(Bagahak)建立生态走廊,以保持踏缤野生动物保护区和昔拉布干森林保护区野生动物的连通性,修复计划需约5年时间及耗资超过138万令吉。

 

栖息在保护区 砂人猿少于2千只

 

在砂拉越,马来西亚世界自然基金会也努力保护峇当艾乌鲁双溪孟央人猿栖息地。此计划目标是为社区居民提供生计,避免他们把附近森林进行转型,那也是人猿栖息地。砂人猿亚种是西北部婆罗洲人猿,在国际自然保育联盟(IUCN)濒危物种名录中列为极危物种。

 

据估计,砂只有少于2000只人猿,主要栖息在保护区内,即峇当艾国家公园、兰章恩蒂茂野生动物保护区和乌鲁双溪孟央保护区。这些保护区靠近社区,也与印度尼西亚加里曼丹毗邻。

 

种沉香树免于退化

 

陈作焜说,马来西亚世界自然基金会2016年联同砂森林局、曼卡长屋及一私人公司共同推行一项大型先锋保育计划,旨在改善乌鲁双溪孟央社区生活。计划是由德国联邦环境、自然保育与核安全部资助,是婆罗洲之心跨界保育工作绿色经济其中一部分。

 

基金会在砂森林局安排的志工协助下,2017年分批提供1万1000棵沉香树苗(agarwood/gaharu/Aquilaria microcarpa),种植在曼卡长屋面积5.5公顷的退化土地上。之前’砂森林局已在当地种植3000棵沉香树苗。

 

基金会继续与其他伙伴合作,协助曼卡长屋居民,为他们提供树木监督和害虫管理、茶叶加工和营销,以及生态志愿服务各方面知识。

 

自爆发冠病疫情以来,曼卡长屋无法接待来体羚长屋生活,协助除草及打理沉香园的游客及志工,该会团队也无法到长屋进行例常每月监督和进行能力建设活动不过,团队依然乐观,并会继续寻找替代方案应对种种挑战。

 

基金会也计划在人猿出没其他地区,如乐宋山—乌鲁诗巫瑶—瑟迪鲁国家公园,并与周围油棕园和小农民合作,让他们一同参与人猿保育工作。

 

 

▲在沙巴比顿山重植的树上发现一只名为“Gundohing”的雄人猿。(提供:William Joseph/马来西亚世界自然基金会)

▲曼卡长屋周围环绕着茂密再生林,是人猿理想栖息之地。(提供:Pixbugs Studio/马来西亚世界自然基金会)

▲照片显示2017年刚进行沉香树苗种植工作时土地退化的状况,以及两年后已绿化的土地。(提供:马来西亚世界自然基金会及Ailyn Nau Sidu)

Posted in 2020~2029, 2021, 依年代划分, 州属, 沙巴, 砂拉越 and tagg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