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教不再加薪回响 柔州教育界:有志任临教者却步‧或将加剧华文师资荒

星洲日报/大柔佛‧2011.03.06

临教不再加薪回响

柔州教育界:有志任临教者却步‧或将加剧华文师资荒

 

(柔佛‧新山5日讯)教育部人力资源组不再让临教加薪的决定,让柔佛州教育界人士觉得此举不但动摇临教的信心,更减退他们对教育的热情。

教育界人士表示,由于很多正式教师是从临教出身的,因此他们担心上述决定将让有志担任临教的年轻人却步,造成通晓华文的教师更加缺乏。

部份临教:不排除离职

部份受访的临教说,教育部官员应对临教包持更宽容的态度,同时善待临教。

他们表示教育部人力资源组不再让临教加薪,尽管心里感到不公平,可是只有无奈接受,不过,他们不排除离职的可能。

此外,他们希望教育部能够放宽假期师训班的录取资格,并增加录取的人数,让有志从事教育工作的临教成为正式教师。

黄剑锋:不近人情打击士气

新山县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黄剑锋告诉星洲日报,上述决定是在削减临教的福利,这样的作法未免不近人情,更让临教觉得不受尊重和打击他们士气。

他说:“这会让临教觉得他们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人,好像临时劳工,对他们来说是一种伤害;要知道,很多优秀教师是从临教出身的。”

“我也担忧这会引发不良的连锁反应,导致师资更加缺乏。当大马面对教师短缺及教师素质下降的问题时,政府应爱护他们,同时给予他们信心与肯定。”

他希望教育部人力资源组收回上述决定,并表示若有关决定真的取消,彷如为教师这行业注入强心针。

黄循积:盼再检讨决定

柔佛州华教董教联合会主席黄循积告诉星洲日报,教育部人力资源组不再让临教加薪的决定,对临教非常不公平。

他表示,这项决定会让临教认为这份工作没有前途,有若临时工一般,最终在心灰意冷的情况下放弃,退出临教的行业,导致通晓华文的教师减少。

他说:“这是不对的,好像要赶走临教,让他们知难而退。”

他希望相关单位能再检讨临教不再加薪的决定。

周再杰:没接获公函

全国校长职工会柔佛州分会主席周再杰校长告诉星洲日报,他没有接获教育部人力资源组发出上述指示的公函。
他说:“我没有接到公函,而且临教今年也有起薪。”


临教的话

小姐:常年加薪不高影响不大

    担任临教2年的陈小姐(20岁)说,由于往年的常年加薪不高,对她而言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在等待成绩期间担任临教的她,接受临教不是公务员的事实,并承认那是自身能力的关系。

    另外,针对临教不再享有加薪的安排,她则抱持认命的态度。

杨小姐:暂时性工作无权谈福利

    在等待升学期间担任临教的杨小姐(22岁,2个月资历)表示,她入行至今都不知道有常年加薪这项福利。

    她说,临教属于暂时性的工作,所以学历及资格不达标准的临教没有权利谈福利的条件。

    她说:“临教若要享有正式教师所拥有的福利,就应该提升自己成为合格教师。”

杨先生:不排除离职可能性

    临教杨先生(22岁,3年资历)认为,以往的常年加薪对临教而言是一项福利,因为不管是政府或私立公司,为员工加薪是理所当然的。

    他说:“由于华小师资短缺,导致教师的工作量增加。我们获得加薪是应该的,现在没了这项福利,让我觉得很不公平。”

    他也表示假期师训班的名额有限,让许多临教无法得到正武教师的资格,加上临教不再享有加薪,因此他不排除离职的可能性。

郑小姐:很无助和彷徨

    已担任7年临教的郑小姐(28岁)对临教不再加薪深感不公平,并表示薪水没有依据资历上调,让她感到心里不平衡。

    她说,临教不再享有常年加薪让她感到不公平,不过她只能无奈接受,因为她只想为华小出一分力。

    她表示,华小师资短缺问题严重,而申请假期师训班成为正武教师是临教的唯一管道;她非常希望能够成为合格教师,教育下一代。

    她说:“很多临教也想通过假期师训班得到正式教师的资格,但是录取名额太少,条件又每年不一样,让我感到很无助和仿徨。”

    她也希望教育部能够对临教抱持更宽容的态度,善待临教。

Posted in 2010~2019, 2011, 依年代划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