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拨7千万建地下沟渠‧峇市区告别一雨成灾

星洲日报/大柔佛2011.06.29

获拨7千万建地下沟渠‧峇市区告别一雨成灾

早前有研究报告指出,随着海水水位逐年上升,峇株巴辖可能将于2020年被海水淹没。事实上,这座凿石城在早年就经常发生水灾,到处一片水乡泽国的景象,可说是本地人最为熟悉的街景。

在数十年前,只要下起大雨,峇株巴辖市区一带几乎一定发生水灾,大马路、苏丹娜路、阿布峇卡路、莫哈末沙烈路及罗加也路等,都是非常着名的水灾黑区。

下小雨路面也会积水

在那个时候,如果是下小雨,路面可能就只有一两吋的积水,可是如果下的是大雨,路面分分钟会淹满上呎的积水,这对市民造成诸多的不便,也引发市民怨声载道。

发生水灾时,路上的行人只能捲起裤管穿着拖鞋,摩哆车及车辆遇上前路变成水路时,也只能暂时停在路边或强行涉水而过。这时,车子抛锚“死火”,众人合力推车等画面也经常会出现。

对于母校处于水灾黑区的许多正修及爱群校友,儿时在一片积水中脱鞋、脱袜,又或是穿着脱鞋到学校上课,可说是他们成长过程中的特别的经验,也是童年的一段难忘回忆。

直至1995年,时任州行政议员的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成功通过治水大蓝图计划,向政府申请了一笔7千万令吉的拨款,建设苏丹娜路的地下沟渠及改善市区的排水系统,峇株巴辖市区才告别一雨成灾的梦魇。

在此次的採访过程中,星洲日报获得已故林腾飞的家人提供当年的水灾照片,以与读者一起回忆峇株巴辖当年的一雨成灾历史。

邱佳祝:上下课严重不便 四校师生闻雨色变

曾于1981至1996年担任爱群一校校长的邱佳祝,在接受访问时说,苏丹娜路于90年代中期完成铺设地下水沟工程之前,该校师生可说是闻雨色变。

他指出,由于地势低洼,再加上附近的排水系统陈旧且不时出现阻塞,所以只要雨势稍微大一些,爱群与正修附近的多条道路一定会淹满雨水,对四校学生上、下课造成严重不便。

搭长凳让学生渡积水处

“在高峰期,爱群一校的学生曾经高达1千400人,二校也有1千200人,对面的正修一、二校同样也有不少学生,发生水灾时,这麽多的学生要在同一时间上学、放学,其中的不便与麻烦可想而知。”

他披露,为了让学生快速进出学校,以免造成更严重的交通阻塞,校方经常得在校门口搭起木板及长凳等,以让学生不用一个轮着一个脱鞋、脱袜,就能踩着木板及长凳渡过积水处。

他笑说,为了要接应及牵引学生,并且维持校门口的秩序,该校老师往往只要遇上下雨淹水天,就得换上拖鞋或木屐来上班,形成校园的一大“奇观”。

水灾时家长车校车曾坠沟

他也表示,如果碰上雨季,一个星期发生两、三次不同程度的水灾对该校师生而言已是家常便饭,只要是在上课的数个小时前下起大雨,他们就会不免开始担心起来。

对于当年的一些特别小故事,他表示,由于早年的道路没有设置防撞路墩,一旦积水淹满路面,司机很难分得清楚哪裡是路,哪裡是沟,因此该校校门就曾数次在水灾时发生家长轿车或校车意外坠沟的事故。

谭宝娇:积水挡路 逢下雨就涉水上学

早年居住在峇株巴辖大马路,并且曾是爱群校友的校长谭宝娇,在回忆她的童年时光时说,她依稀记得小时候住家附近总是发生水灾,峇株巴辖中华商会斜对面的旧拉丁书局附近,更是当时的“重灾区”。

她说,在60年代末期,只要碰上下雨天,她步行上学时往往会被该书局附近的积水挡着去路,她只能当场脱下鞋袜,忍受脚板的刺痛感及可能被利物刺伤的危险,赤脚涉水而过。

林秀凤:雨后课室积水 93年水灾印象深刻

在爱群一校执教超过20年的教师林秀凤在受访时指出,该校早年的确经常发生水灾,1993年的一场水灾最是令她感到印象深刻。

她说,除了靠向苏丹娜路的单层旧课室,与卫生局隔着一道篱笆,就在原有的爱群二校教师办公室楼下的板製课室也常常在雨后淹水。

用畚斗将水泼出课室

她回忆当年的情况时说,当年她担任级任老师的4R班刚好使用那间课室上课,某天下了一场大雨之后,课室内如往常般开始积水。

“我还记得,当时课室内的地上全都是积水,我和学生只好使用畚斗,慢慢地将积水一点又一点地将水泼到课室外,大伙忙了好一阵子才搞定。”

她说,虽然她们在当下处理了积水问题,不过由于课室内的桌椅及橱柜等都已被水浸湿,整间课室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总有一股挥之不去的潮湿异味,也不知是否因为这样,那段期间有许多学生陆续生病。

Posted in 2010~2019, 2011, 依年代划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