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头换新貌.逐渐被遗忘‧麻坡发展渡轮功不可没

星洲日报/大柔佛2011.06.24

码头换新貌.逐渐被遗忘‧麻坡发展渡轮功不可没

来到麻坡,引入眼廉的是一座宏伟的依斯迈大桥(俗称麻桥),但在百多年前仅能靠渡轮紧紧联繫着两岸情,本期《小城遗事》带你追溯在发展巨轮下被遗忘的麻坡渡轮。

悠悠麻河水承载麻坡人的集体记忆,却也分隔了两岸,随着第一座桥,即麻桥于1967年4月15日正式通车后,来回两岸只需短短车程,麻坡人似乎逐渐遗忘渡轮留下83年的历史足迹,然而渡轮在麻坡发展史上却是“功不可没”。

自从渡轮卸下麻坡与彼岸之间“桥樑”的重任后,没有留下任何印迹,就连当时的渡轮码头,如今也换上全新面貌,目前为综合巴士与德士车站。

根据记载,在1884年由麻坡与峇株巴辖的巫裔自组交通公司,称为巴南邦公司(Penampang),负责运载搭客和车辆来往麻河和峇株河,码头坐落在距离河口不远处的麻河下游。

为了改进过渡的方便,政府在1900年兴建新的石级渡轮码头,代替人力舢舨。在1910年柔州苏丹允准该公司以驳船运载车辆等交通工具,渡轮则载送搭客。

麻坡礼让2007年“分家”

在市民和代议士多番请愿下,政府在1965年初展开建桥计划,直至翌年年底完成衔接两岸桥樑的工程,并在1967年初竣工后展开试验性通车,在同年4月15日由柔州苏丹依斯迈主持开幕后正式通车。

全长1千200馀尺,宽约57呎的麻桥成了麻坡主要地标,引领开埠超过百年的麻坡走向新里程碑。虽然麻坡与礼让在2007年已正式“分家”,但麻桥仍紧紧联繫这段唇齿相依的两岸情。

沿河经济开始商业发展 渡轮成重要“桥樑”

前新闻工作者李雄好表示,南北两岸被麻河分割开来,麻坡成了当时许多过客必经之路,视渡轮码头为一个“转站”。

他说,由于渡轮码头设在麻河口一带,在渡轮服务的时段,当地涌现人潮,岸上也有人摆档营业,三轮车也在那个时期最为盛行,成群的三轮车在岸上等候乘客,形成热闹的景观。

他说,麻坡是由沿河经济开始发展商业活动,由于交通不发达,川行在麻河上的渡轮成为当时重要的“桥樑”。

白天收费10仙夜间20仙 两艘渡轮负责载客

麻河当时共有两艘渡轮负责载客,各可载送20馀人,服务时间是上午6时至下午6时,晚间若有乘客要渡河,则必须乘搭驳船。

至于运送交通工具的只有一艘驳船,提供24小时的服务,晚间若有车辆紧急要渡河,则可包下整艘驳船,价钱另计。渡河每趟耗时约45分钟。

搭客渡河的日间收费是每次10仙;夜间则20仙,驳船的收费则是车辆1令吉(日间)或1令吉20仙(夜间);罗里等重型交通工具则是3令吉(日间)或3令吉50仙(夜间)。

耗417万建造 麻桥曾征过桥费

耗资417万令吉建造的麻桥正式通车初期,由于建筑费昂贵,政府曾征收过桥费。

罗里或巴士收费3令吉50仙;汽车1令吉50仙及摩哆车50仙,收费站设在麻桥不远处的丹绒亚葛斯路段。

由于不满过桥费偏高,华社与商家联名呈函政府,要求减低过桥费,直至1971年6月间,重型车辆收费减至1令吉50仙;汽车则是50仙,摩哆车则免费。

已故前首相敦胡先翁于1976年官访麻坡后,翌日即在新山宣佈取消麻桥的所有收费。

渡轮相关记载匮乏 资料与历史有出入

昔日採访的新闻照,成为今日历史仅存的铁证,李雄好对自己当年有幸拍下渡轮和麻桥施工时的珍贵照片感到欣慰。

但令他感到遗憾的是,渡轮的历史逐渐被遗忘,相关的记载匮乏,既使网上或书上的资料与历史也有所出入。

错过麻桥通车仪式 李雄好留遗憾

由于有事出外,错过麻桥正式通车的历史性一刻,成了李雄好从事新闻工作生涯中的遗憾。

他从同行口中获知,当时桥中央左右两根灯柱繫着綵带,苏丹依斯迈的座驾从麻桥中央缓缓驶过綵带,蜂涌到场见证的民众无不欢呼。

他说,他曾在1975年第二任首相敦拉萨官访麻坡时参与採访工作,首相也到麻桥巡视,引人民众涌上麻桥争睹首相的风采,成为当年备受注目的新闻。

Posted in 2010~2019, 2011, 依年代划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