峇株吧辖州府王拿督林仕份

峇株吧辖州府王拿督林仕份
 

    他由一个年仅十三岁的贫苦孩子,只身由中国南渡,而任伙计、苦心、总工头自营事业,开山劈石,大斧驱鬼邪,成就极崇高,交游亦广阔,获封拿督,及后大猩猩出现,被其击毙,遂陷入亡之痛,惟迄今提及大名,无不肃然起敬,尤难得者,是他协助当地巫族同胞,组织过舞龙队,且成为该地重要节目队伍。


州府王拿督林仕份

 
个性率直敢做敢为
 
    老一辈的峇株巴辖华人,一提到『州府王』的时候,都知道那是对当地开埠功臣之一林仕份又名林份的尊称。林氐当年并非拥兵据地,自己册封为王,而是由于与当时柔佛英明君主苏丹阿布巴加(现任苏丹侬士迈先祖父)及后继苏丹王座的苏丹依不拉欣(现任苏丹之先父)往来甚密,私情极笃,且拥有拿督勋衔,在当地非但富甲一方,也颇有权势,居民在敬仰之余,尊称他为『州府王』。大家在谈起林氏在世时手持拐杖,蓄着八字胡,神采威严,个性直率,敢做敢为的往事,无不肃然起敬。
 
    这位『州府王』的拿督林仕份,字锡思,祖籍幅建厦门思明禾山。在那时,禾山地方属于贫瘠,那儿的生活极不容易,在乡下渡过了童年,却也磨炼了他底坚韧斗志,挨到十三岁,获得机会,就跟着亲友飘洋过海地渡过七洲洋(南洋)起初到达新加坡。
 
    到了新加坡的这位小『新客』,首先获在一家五金店中担任助手。那时的五金店,当然不是今天的售贵机器制造的钢铁器材等,而是卖那些锄头之类的开辟山林原野用的工具。当然,他也做其他的工作,的确有『一脚踢』(全包)的情形。
 
    当他听到马来半岛上的种种开辟情况后,胸怀大志的他,竟辞去了店中职位,而只身跑到峇株巴辖来了。这是他毕生事业成功的转换点。
 
先任苦力擢总工头
 
    当时的宫株巴辖呀,那有像今天的发达繁盛,只是莽莽山林,而峇株坷更是芦苇丛生,虫兽群聚,鳄鱼出没。峇株河沿岸,只有寥寥数家渔户,对游子来说,点点渔火照愁眠,而离河不远,亦只有若干寥落的咖啡,胡椒园,却又是榛莽初辟,人烟绝稀。但原始森林只有激发这位不畏艰巨的林仕份的干云豪气。他先要了解实情,于是投身入一座英人开辟的园坵中,担任苦力工作。
 
    由于他的年青能干,因此不久就获得园主对这条潜龙的赏识,加速擢升,竟成园主之下,数百人之上的总工头,总管一切园内大小事务,而且绰有余力。
 
抒展抱负独立经营
 
    可是,潜龙终非池中物,林仕份并不以总工头为满足,见太好山林,实为他的底发展抱负之地,因此,索性辞去了为人作嫁总工头之职。而以一己之力,及所储存之款,招募华巫工人,自行发展。
 
    他独具慧眼,看中了丹务拉务路,现有街场范围以至三合春一带的大片森林山地,进行开伐,化为园近,广植橡胶树,咖啡,胡椒,甘蜜。由于策划有度,调动得宜,不数年而产品累累,骏而成巨富。
 
    他的才能也受到奉柔佛苏丹阿布巴加之命,到峇株开荒拓土的拿督孟达拉鲁亚(DATO BENTARA LUAR)的赏识器重,成为密友,且获得他的合作,大力发实这块处女地。
 
福大命大力劈巨树
 
    林仕份开发这些地方,却流传迄今,种种神话。
 
    其中有说:较早开伐这地区的人,在深林斩伐巨树时,往往无端端的遭遇不幸;若非离奇毙命,就是身罹怪疾,病个死去活来,难得好果善终。
 
    可是呀!幅绿尚待有福人,林仕份开辟林木就不同了。林仕份却是手起斧落,一路斩去手手顺利。
 
    林仕份生前所用的手杖。树木难阻,荆棘披证靡,而野兽毒虫,更不能对他构或任何威胁,真是福大命大,如此这般,安然开垦,因此,当时一般人对他,真是敬若神明,盖邪魔外道,都不能侵也!
 
    园近种树顺利丰收,进而做房屋的建设。林仕份于是在离丹绒拉务路一英哩路左深入约半英哩之处,择地建造一座砖窑,以土法的简陋设备,及技术,烧制砖块,出品作为建造现有大马路以及依不拉欣路多间双层店屋、堪称当年峇株巴辖的先驱的市镇屋宇,亦为峇市下今日规模底基础。
 
    至于那座砖窑遗址,由于年代久远,现已深埋草木黄土中了。
 
    林仕份在事业上有了成就,产品盈仓廪,但货物运出至新加坡、马六甲等地,或是沿河运载,非有船只不可,因此,可以确定,他那时必然有一队小型船运队,运载货物,在这种需要下,也在现在的峇市光亚茶室原址,建筑了一座码头。这码头也成为当年川行双青港、永平、新加坡等航运的一重要据点。因此方便,林氐对当年发展峇市商业,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
 
克勤克俭管教严格
 

    林氏在世时,克勤克俭,对属下工人,恩威并施,每以勤俭训导,而且一切并躬自亲为,从不放松。据现年巳届七十高龄,少年时曾在林氏所营砖窑担任过运输工作的卓柱老伯伯说:州府王每天清晨,手持手杖,或乘马车,或歇车步行,巡腼园坵。


当年曾替林氏工作的卓桂老伯、林仕份所用手杖

 
    他的身体硕键,精神突奕。的确是威风凛凛。工人见到他来,必恭必敬。而他性格刚直,若知道属下某工人怠惰或有其他不良行为,林氏就当面加以训斥,手杖也同时指着那个人。但从未见过他用手杖打人。
 
    他追忆地谈起他的一段经历。他说:州府王对经营园坵,确有一套,凡事不假手于人,绝不马虎。也就是:都要他的准许或同意才可行,特别是,对他园坵中的一草一木,也非先获得他的同意而不能采摘。
 
    卓老伯说:有一天,恰巧自己需用柴薪,州府王适因事外出,自己便向林氏的一名养子请求,准自己砍伐园内树木的一些枯枝作柴烧,林氏公子加以准许,于是满怀高兴,大砍特砍,不久即满载而归。可是,在路途上,却遇到州府王持手杖,坐马车归来,看到自己车中满载枯柴,停而责问。自己只有据实奉告,州府王听后,举起手杖指着自己,警告以后在园中做任何事,必须先获得他的同意。责备之后就让自己携柴而去。
 
    责别人不严,可是呀!他却把给卓老伯允许的养子,大大地教训了一顿啦!
 
外刚内和富同情心
 
    州府王虽然外表严肃,但心地是极为善良的,尤其是对患上苦难的同胞,大力予以援助。同时,他更是个奉行有福同享,有祸同当的人,当他园中听种植的果树成熟时,必定将听摘到的头一批,充份地分给左邻右舍,共享成果。
 
    卓老伯在谈述州府王时,面部仍是现出一片怀慕之色,可见州府王当时是多么地受人敬重了!
 
    『州府王』生前拥有多名妻妾,元配陈贤娘、妾蒋淑娘、黄燕娘另一名是暹裔妾侍。这名暹裔,在卅八岁时,声言欲返暹罗(泰国的战前称呼)省亲,但是一去不返。以后就音讯全无了。
 
    他分别螟蛉了好几位儿女,计三男四女。除现尚健在的琼莲外,其他两女均由元配抚养,但均在未出阁前即去世。至于四子名豪盛、豪鸣、豪良、豪璃。
 
    如今,七子女之中,只剩下琼莲仍健在,而且家境有成,晚景快乐。
 
家训严谨  女处深闺
 

    六十三岁的林琼莲女士适黄麒麟先生,如今在峇属巴力士隆经营杂货店,勤俭营业,待人接物和蔼可亲,为人称颂。长子黄志贤硕士,现任职新加坡南洋大学语言中心讲师。林琼莲女士向记者叙说当年情景时说出了州府王对礼教非常重视,更注重男女授受不亲规条。


养女林琼莲女士

 
    她追忆说:亚爹在我们小时,很疼爱我们。从丹绒拉务路住宅要下坡时,偶而也携带她同车而往。坐在车里,马车铃声叮当,蹄声得得,确够神气,把风景人物看个够。
 
    可是呀!到了十三岁,她说:阿爹就不准我出门啦!真是深闺长留,不准抛显露面特别是每逢男客来访,就被命令进入后厅或上楼阁,更不必说乘马车下坡了!
 
    正是:春花秋月照颜色,朱帘素幔掩红妆。而她的命运,却决定在州府王的手中。
 
为女择配独具慧眼
 
    林琼莲女士说:有一天,阿爹告诉我,说要把我许配给一名店内的伙计。也就是她的丈夫黄麒麟老先生。
 
    原来那时她的丈夫,尚是在州府王所经营的一家大杂货店中工作。林仕份认为这位年青人,既忠厚,又克苦耐劳,做事勤快,乃属乘龙之选,于是自作决定,要招黄君为佳婿。可见他只重人材不重门户。
 
    当时林琼莲以父命如此,却又从未见过未来夫婿之面,因此,竟向阿爹提出要求,让她看看他的照片,这位州府王,不但未让她看其夫婿的『人』,就连看照片也拒绝。反而严词的对她说:『这位未来夫婿,不抽(大烟)不赌,不跛不瞎,五宫端正。阿爹老眼正确,保证你嫁给他,有吃有穿!』
 

    于是,林琼莲女士就择吉扮新娘,凤冠霞披花轿,吹吹打打,然后拜天地祖先,洞房花烛合卺洒,结为如花美眷。同甘共苦,白首偕老,而黄麒麟先生,今日虽仍在峇属巴力士隆经营杂货生意,但良好家庭教育的熏陶下,长子志贤获硕士衔,且任讲师于南洋大学语言中心。由此可以证明,州府王林仕份,不但魄力超人,而且独具慧眼。



林仕份所建住宅位于丹绒拉务路

 
毙大猩猩两妾同死
 
    可是,好景不常,大祸却降临这位正直的成功人物州府王的宅第,那是一九0六年(光绪丙午年)元月初三日,也就是华人的农历新年初三,住宅附近,忽然闯进了一只大猩猩,偷摘红毛丹,这位封了拿督的州府王闻讯,立即取了猎枪,瞄准大猩猩轰击,一连数弹,大猩猩中弹,悲惨哀号而毙。
 
    林氏的妾圣蒋淑娘与黄燕娘目睹惨状,女流弱质,惊悸过度,竞在两个月后的十五日,在相隔的数小时内,双双无疾而终,林氏妻妾均葬于同一墓地。
 
    林氏因拓殖成功,且与拿督盂达拉鲁亚为友善,更助他组织了一队全属巫族的华人传统的舞龙队,每逢节日喜庆,出而表演,成为该地及六十年前的一文化交流,亲善团结的标志。
 
    州府王拿督林仕份,继续过着其鳏居生活,直到廿八年后,亦即一九三四年的十二月廿四日,才归道山,享年八十九岁。与妻妾同葬于一巨大的墓地中,这墓地广袤约一英亩三须古。当年遍植名花异卉,凉亭小榭,鱼池,景色绝佳,游人凭吊者众,但以年久失修,如今已是蔓草丛生,无复当年景色!呜呼!
 
身后风光葬礼隆重
 
    林氏墓碑,亦已模糊不清,但中记有林氏卒于中华民国廿三年十二月廿四日,享年八十九岁,前往哀悼者,显要百姓,来自各地,遗体停厝十二天,然从风光大葬,举殡日,仪式隆重,送殡队伍长达两里,柔佛苏丹对这位开埠功臣之一的林氏之失,也特别派出皇家军团成员到场送殡,并遗乐队领前奏乐。
 
    林氏墓碑前,更雕刻有柔佛州旗,其遗像上书『?笃』(拿督)字样荣衔。如今,峇属老一辈人士,犹能津津乐道这位州府王的一些生前事迹,足见他底言行成就,感人之深,贡献之大!(一九七五年)


位于丹绒拉务路旁山岗上的林仕份坟墓

 
 (蒙林明辉夫妇协助下,得成此专访,并此致谢)
 
资料来源:林庆文编着《峇株吧辖风貌》

     

Posted in 人物志, 柔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