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诵读之必要

中文:诵读之必要
杨邦尼
 
朱自清有篇短文〈诵读教学〉,谈的是民国时期学生“国语作文”程度低落的现象,于是他提议:“学生该让他们多多用心诵读各家各派的文字,获得那‘统一的文字´调子或语脉(或文脉)”,在〈论诵读〉文中指出:写的白话文更不等于说话。写和说到底是两回事。文言时代诵读帮助写的学习,学写主要得靠诵读,文言白话都是如此,单靠说话学不成文言也学不好白话。
 
朱自清的论点今日读来甚有同感。我自己接触小学、国中、独中和狮城华文,起码在我们的华文老师中没人谈起“诵读教学”,更多是“纸上教学”:生字解释,文言翻译,拿手术刀解剖句子与短语分类等等,诵读教学是那门子的华文啊!
 
我教一位狮城学生0水平华文,开始时,他写起作文“磕磕绊绊”,我改弦易辙。
 
朱自清教那一代的“民国人”早已为学生诵读篇章:诵读是一种教学过程,目的在培养学生的了解和写作的能力。由教师范读,学生跟着读,再由学生自己练习着读,有时还得背诵。
 
几堂的诵读练习,学生的作文就比先前的顺畅了。然而,别把诵读和朗诵混淆,前者是“读”,后者是“演”,中小学的各种华语诗歌、演讲比赛,是铺张、夸耀式的演,和写作沾不上边,有时听了起鸡皮疙瘩。
 
中国旧式学堂有着诵读教学的传统,诵读历代经典古文,从战国散文到唐宋文章,千古名文背它几篇全文不为过。中文系教授要我们背〈前赤壁赋〉,台湾同学很多高中时候就背过了,我赶紧恶补,后来遇上喜欢的古文诗词和系友比赛背诵,从庄子的〈逍遥游〉背到〈兰亭集序〉。
 
至于现代诗,从徐自摩的〈再别康桥〉背起,边走在椰林大道念诵〈一棵开花的树〉……我们离诵读中文越来越远,华文老师感叹学生作文不忍卒读,重拾诵背中文之必要,以“身”和“声”示范,学生的写作自然进步了。
 
星洲日报/六日谭作者:杨邦尼(文字工作者)言论不代表本站立场2009.05.24
 

Posted in 2000~2009, 2009, 依年代划分.